您的位置: 陕西信息网 > 娱乐

天降神皇 第四十八章 血殿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9:25

天降神皇 第四十八章 血殿

“什么?血堂主的魂牌碎了?”

一座充满邪恶气息的宫阙之中,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眉头紧皱,一只手摩挲着另一只手中指上的戒指,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奴仆,面露深思……

戒指上雕刻的竟然是一只蛤蟆,那铜铃似的眼睛露出妖异的光芒,显然被主人摩挲过很多次,才显得如此光亮……

“是的,殿主,就在昨天晚上……”

许龙默然无语,手上仍旧以一种神秘的节奏摩挲着蛤蟆,一袭猩红色袍服,面色苍白,甚为吓人……

血无极正是受血殿殿主许龙所命,特意选在公孙少羽进入禹濛山脉之时将其击杀,以报其同门罗生殿在傲月国被灭之仇……

想不到这血无极竟然陨落,想必那一众下属也全军覆没了吧,许龙微微眯缝着眼睛,原本就因为肥胖显得很小的眼睛,此刻更是只剩下一条缝隙,显得有些滑稽,但那身上散发出磅礴的邪恶气息,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忽然,又一个黑袍蒙面人慌张的跑进大殿……

“殿主,我们被,被包围了……”

许龙微微一愣,小眼之中一阵波动,被包围了?血殿这几年在墨渊帝国发展的顺风顺水,还从来没有谁敢包围他们血殿,沉声问道:

“是哪方势力?有多少人?”

“属下不……不知道,天上黑压压的一片,全是飞骑部队……”

黑衣男子目露惊恐之色

天降神皇  第四十八章 血殿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势。

“哼,没出息”

“本座倒要看看,究竟是谁,竟有如此大的胆子,妄图剿杀我们血殿……”

矮胖中年男子目露精光,率先走出殿外。

血殿上空……

如同黑云压城一般,从血殿正上方,一直蔓延到天际处,旌旗蔽空,整齐划一的黑甲重铠飞骑部队犹如虎狼林立,黑压压一片,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领头之处,一个身着玄甲红缨的蒙面将军,一双美眸犹如万年寒冰不化,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造型宏伟却无比邪恶的建筑,眼神之中一派肃杀……

这个地方,正是那忍受不了镇魂幡折磨的血无极口中所说的元凶——血殿。

许龙抬起头,仰望着这天空之中密密麻麻,犹如蝗虫一般的飞骑部队,瞳孔微缩,眼神之中终于闪过一丝凝重……

那旌旗之上,分明纹着一条四足黑龙。

普天之下,能够有如此旗号的,便只有以战斗力凶悍闻名绝世的圣域帝国黑湮军……

在场的所有血殿部众,都被这整齐有素,气势磅礴的黑湮军部队所震撼,他们咽了咽唾沫,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如临大敌……

他们本来就是杀手,对于杀气无比敏感,而这些黑甲将士身上散发出的凛然杀气,却是远比他们要浓郁纯粹的多……

这,才是真正历经血与火考验的精英部队……

“将军是谁?为何要包围我血殿?”

许龙沉声问道,声音虽然不大,却能响彻云霄,即使黑湮军将士身处高空,声音依旧毫无减弱……

弑月俯视着殿外准备御敌的数百黑袍杀手,凤眸之中杀意尽显,从这个角度望去,那些黑袍杀手渺小的犹如蚂蚁一般,但在她眼中,他们弱小的却又连蚂蚁都不如……

“来杀你们的人……”

一个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准确无误的传达给血殿各部众,更包括许龙……

这领头者竟是个女子?

“这里可是墨渊帝国境内,你们擅自侵入他国领土,当真不把墨渊镇国统帅蒙侍放在眼里?”

许龙冷冷道。他很清楚,对方占据空中的绝对优势,又是如此训练有素的铁血之师,血殿部众绝非敌手,许龙只好搬出墨渊皇族这个保护伞,希望对方能够有所忌惮,二者拖延一下时间,寄托于墨渊帝国的救兵能够早一点赶到……

墨渊皇室与他们血殿勾连,互有利益所需,纠葛不清,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弑月美眸之中仍旧没有一点波动……

“什么镇国元帅?”

“不过我们将军手下败将罢了……”一个女声传来……

芷歌上前一步,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玉手一抬,厉声道:

“弓弩手准备!”

手下败将?许龙小眼一转,心中陡然一惊!这女将莫非是七年前打破蒙侍将军不败神话,令墨渊帝国将士闻风丧胆的“冰修罗”弑月将军!

只是未等许龙确认————

“放箭!”

漫天箭雨瞬间落下!

箭羽破空声有如雷暴,极具穿刺力的弩箭从天空直射而下,这些没有任何遮蔽的黑衣杀手,一旦被击中,便会被瞬间击穿身体,鲜血喷涌,被箭矢牢牢的钉在地面之上……

第一轮,第二轮,第三轮,三轮箭雨过后,血殿的广场之上,无数箭矢直挺挺的钉在地面之上,将这些来不及逃进殿内,犹如活靶子一般的黑衣人射成刺猬,一个尸体之上,至少插满了五支箭羽,鲜血,将那白砖染红,血流成河,一片森然景象……

血殿,成了名副其实的“血”殿……

“你们欺人太甚……”

望着广场之上这些惨死的血殿部众,许龙心中一片怆然,腾跃而上,对着弑月将军怒目而视!

“黑湮军諸将,随我杀下去!”

玉面子龙——宁芷歌一声令下,犹如天神下凡,一袭银甲熠熠生辉,率先降临血殿,紧急着无数飞骑俯冲而下,从烈鸢之上跃下,朝着躲入殿内的黑衣人杀去……

“公孙少羽是不是已经死了?”

许龙试探性的问道,紧紧的盯着对面弑月将军的神态变化……

弑月娇躯一颤,那犹如万年坚冰一般的凤眸之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波动……

“哈哈哈!”

“果然,你们是为你们的太子公孙少羽复仇来了?”

许龙怒极反笑,摩挲着戒指上的金色蛤蟆:

“真是太好了,能为我三弟报仇,血堂主死得其所!”

许龙仰望苍穹,目光之中露出几分悲怆:

“长顺,你看到了吗?二哥为你报仇了!”

“哈哈哈哈”

这个矮胖的中年人肆无忌惮的笑着,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弑月身上的气息正悄然发生着巨大变化……

弑月面甲之上,仅仅露出的那双妖瞳之中,赫然出现六道黑色勾玉,漆黑如墨的瞳孔变为赤红之色,妖异无比……

六道轮回之眼——修罗道!

什么,玄神高阶?

许龙笑容戛然而止……

原本他所感受到的对方的实力仅仅只是玄神初阶,而他也虽同为玄神初阶,却是可以凭借他自己手中的秘宝,就连玄神中阶都有一战之力,因此他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

可谁知,这女人,不知用了什么妖法,竟然让自己的实力直接跨越两个阶位……

“你们,都去死!”

弑月那血红的瞳孔之中,爆发出磅礴的杀机,再也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存在,白皙玉手握着漆黑的死神收割之镰,向着血殿殿主许龙斩去,……

即使是玄神高阶最普通的一击,也不是许龙这初阶所能抵挡的住的……

堪堪躲过弑月迎面的一镰,许龙冷汗直冒,取下左手中指之上的蛤蟆戒,嘴里念叨着晦涩难懂的咒语……

“苟利血殿生死以,*******!”

“砰!”

一只硕大无朋的巨大蛤蟆自虚空出现,宛如龙辇那么大的眼睛一眨一眨,两腮鼓动,身上的疙瘩流着血红的脓包,无比恶心,一只蹼上竟然还拿着一把巨大的钢叉!

许龙站在这巨大的蛤蟆肩膀之上,望着手执黑镰的女将军,心中陡然多了几分底气……

一人一蛤,竟然隐隐有着玄神中阶的实力……

只是那恐怖的蛤蟆上站立的人影,在弑月眼中,却像一个跳梁小丑,一个将死之人……

玄神之境,高一阶何止云泥……

弑月单手执镰,犹如暗夜君王,踏日月,碎山川,舞着漆黑的镰,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度,每一击,都伴随着金属的交接之声,随即却是那夺命之镰划破蛤蟆的表皮,黑血直流……

又一刀,划破了那笨重巨蛤的肚皮……

“呱!”

巨蛤发出一声怒叫,从身上的脓包之中射出猩红的腐蚀性液体……

弑月的速度却是迅捷无比,左手瞬间张开一个玄力结界……

嘶……嘶……

那腐蚀性液体刚一接触到结界,立马发出嘶嘶的声音,冒着白色的气体……

“斩妖之镰!”

那漆黑的镰刀之上,忽然闪动着紫色的光芒,这一刻,弑月如修罗降世,朝着那巨蛤挥出优雅的一镰……

许龙站立在巨蛤之上,只感觉到一道光影从自己耳畔划过,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忽然感觉脚下一空,那巨蛤竟然一分为二,蛤躯从高空坠下……

“我的蛤蟆!”

噗,一口黑血从许龙嘴中喷出,巨蛤与他有着契约,如今契约兽死,他本源同样受损……

咔擦!

许龙的一只胳膊被弑月斩下,鲜血如泉水般喷涌,又一刀,许龙的左腿又被这个仿佛没有一丝感情的女人斩落……

啊!

许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四肢被这个女人斩断,那视觉上的冲击和身体上的痛苦让这个血殿殿主精神似乎都有些崩溃……

“痛苦吗?”

弑月美眸之中,六道勾玉悄然变幻为一个六芒星图案……

“不,这还不够……”

六道轮回之眼——地狱道!

许龙痴痴的盯着那双比妖还邪异的眸子,似乎在那眼睛里面,有他所追求的极乐世界,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无穷无尽的噩梦,那是让灵魂都要战栗的地狱道……

只见许龙瞳孔放大,嘴巴里口水横流,整个人,已经被无尽的梦魇吓傻了……

“孽障!”一个愠怒的苍老声音传来……

虚空之中,忽然裂开一道口子,从中伸出一只苍白枯槁的手,向着弑月拍去!

“砰!”

此刻玄神高阶的弑月被这轻描淡写的一击瞬间击飞,整个人犹如凋零的落花一般坠下……

那只枯槁的手并没有放过弑月的意思,比之前一掌更为迅猛,悍然朝着女人拍去……

郴州妇科医院
娄底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湖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如何到黑龙江虹桥医院
贵州银屑病医院挂号费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